CF40:中央高层首次强调金融供给侧改革 金融版图如何变?

房产税 有车有房 评论

2月26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接受央视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国的金融服务供给存在一些结构性缺陷,金融资源配置的质量和效率还不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要求。 前几日,“金融供给侧结构

CF40:中央高层首次强调金融供给侧改革 金融版图如何变?

  2月26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接受央视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国的金融服务供给存在一些结构性缺陷,金融资源配置的质量和效率还不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要求。

  前几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词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后,金融体系未来的改革发展思路备受市场关注。

  实际上,学界对该问题早已进行过深入研究。2017年4月,CF40成员、时任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现任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曾在CF40年会上就“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过详细阐释,此后,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也对金融供求失衡与补短板进行过深入研究。

  2017年12月,CF40出版《金融开放的下半场》(2017径山报告),也对中国在构建自身的金融稳定发展机制时,应何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进行了严肃思考。

  去年,CF40发布的2018径山报告也指出,当前的金融体系存在多种问题,无法适应新阶段经济发展的需要,亟需构建现代、市场化、适应创新要求的金融体系。

  虽然金融供给侧改革的相关问题在业内已经讨论过多次,但像上周在中央政治局层面提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是第一次。

  去杠杆预期目标达成 金融供给侧改革拉开序幕

  2月25日,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说,结构性去杠杆已经达到预期目标。“两年内银行业累计处置不良贷款3.48万亿元,为新增信贷投放及时腾出空间,有效支持了实体经济融资需求。”

  这意味着,经过两年多,在紧信用、宽货币、严监管的政策组合下,这场始于2016年下半年的金融去杠杆之战,目前已经完成了既定目标,即将推退出主要任务序列。2018年下半年经济运行环境发生较大变化,中央提出新的工作重点“六稳”。

  当前,经济发展亟需新动力,金融体系何支撑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创新企业的发展,成为当前金融系统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但是,长期以来,金融服务供给存在一些结构性缺陷,潘功胜指出,主要表现在:我国的金融业态以间接融资为主,股权融资发展严重不足。在间接融资中,又以大中型银行为主体,并且商业银行内部的制度政策安排、技术能力、内外部激励约束机制也不健全。

  实际上,上述问题是顽疾,也是旧疾,需要进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为何高层在此时如此关注?这与去年民企面临的突出问题密切相关。

  2018年初开始,在资管新规落地、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民营企业资金链紧张,信用债违约集中爆发。去年10月后,中国股市大幅下跌,一些上市民企又相继出现股权质押爆仓风险。这些事件让长期以来潜藏在金融市场冰山之下的世纪难题——民企融资难、融资贵——浮出表面。

  深究来看,这个难题又指向了中国金融服务供求不匹配的问题。张斌指出,供求匹配的金融服务大路走不通,于是实体部门和金融中介通过绕道的方式满足新的需求变化。家庭部门投资在绕道,企业和政府融资也在绕道,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则是寻找绕道的办法。

  这一方面凸显了我国的金融服务供给存在着结构性失衡。目前,在银行信贷体系中,信贷资源过度集中于大企业、国有企业、政府项目、房地产领域,而对“三农”、中小微企业往往很难获得银行贷款。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其实是个世界性难题,从市场化的角度来看,不管是小微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往往信用风险较高,自然对应着较高的贷款利率,但目前“企业融资难、银行不敢贷”的现象突出。

  此外,银行业近年的快速发展,也带来同质化现象严重的问题,往往金融机构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类似,难以满足客户的多元化、个性化需求。正是因为金融机构无法满足客户多元化的需求,部分机构在表内和表外、银行和非银行之间进行资产和负债的腾挪,存在“脱实向虚”、“以钱炒钱”的行为,由此带来了许多金融风险事件。

CF40:中央高层首次强调金融供给侧改革 金融版图如何变?

  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银行表外业务收缩,在对银行经营产生直接影响外,还影响到了经济发展,造成2018年基建投资大幅下降,统计数据显示,不含电力的基建投资增速从去年初的16.1%一路下降到年末的3.8%。

  除了结构失衡问题,中国的金融业还面临总量过高的问题。2007年后,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上升速度非常快,在2015年达到最高点8.44%,近两年增速随缓慢下滑,但2018年,该数值仍达到7.68%,与历史相比,仍处于相对较高水平。尽管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有一定的合理因素,但持续过快上升仍然潜藏着风险。

  中国金融体系的结构和总量问题,都说明当前我国的金融体系已经无法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亟需进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减少无效、低效金融供给,增加有效、高效金融供给,着力提升整个供给体系质量,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结构的适应性。

  央行的四个着力点

  在2017年4月举行的CF40年会上,孙国峰曾提出,推进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任务包括五个方面:稳总量、调结构、防空转、控风险、补基础。他认为,根本途径是深化改革,就是要完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体制机制,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打破垄断,健全要素市场,使价格机制真正引导资源配置。要加强激励、鼓励创新,增强微观主体内生动力,提高盈利能力,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潜在增长率。

  今年2月26日,潘功胜也提到了在金融供给侧改革方面,人民银行下一步的思路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为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完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实际效果。坚决防止金融业脱实向虚、自我循环。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央行发布的最新的货币政策报告删掉了“中性”一词,货币整体在稳健的条件下略微宽松,但要让资金真正流向实体经济,最重要的还是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